農業農村部網站
位置: 首頁>鄉村>農村文化>作家與作品

歲月飄過

  • 日期: 2019-05-30
  • 來源:甘肅日報
  • 字體:
  • 打印本頁
  • 分享
  • 2019-05-30 09:52
  • 來源: 甘肅日報

  2018年的一天,我坐著安全舒適的動車組列車,行走在回家的路上。隔著車窗,看見四合院煙筒冒著炊煙,我的腦海里飛過一家人圍坐在火爐旁,吃著熱氣騰騰晚餐的景象。我的思緒回到了多年前……

  記得小時候,在農村,吃飯問題總困擾著父母,每家都置辦幾口做酸菜的大缸,將酸菜調拌在雜面糊糊里充饑。我的任務是漫山遍野地找挖野菜,野菜挖沒了,就摘洋芋葉子、野枸杞葉子等,只要是地里長的綠色野菜全挖來做酸菜。孩子們最期盼過年了,日子再困難,也在春節前宰頭豬,除夕蒸上白面饃,穿上新衣服新鞋,全家人團聚在一起吃年夜飯開心極了。

  那時遇上下大雪是很快樂的事,雖然腳后跟凍得裂開了口,疼得鉆心,但畢竟不用去抬水,可以掃雪倒進水窖化為水。后來來了國家地質勘查工作隊的挖井人,可即便是深挖十幾丈打出來的水也是咸得毛驢都不喝。下雨了,先打掃巷道,讓雨水流到當時用紅土筑成的簡陋水窖里,同時拿出所有能盛水的盆盆罐罐放在屋檐下,可是久旱的瓦片太干燥,淅淅瀝瀝的雨水濕潤不了它。我們坐在屋檐下等,小弟著急時就仰著脖子淋著雨水張開口接雨水……到別的村子抬水困難更大,去遲了沒水,去早了聽見狐貍叫,讓人毛骨悚然。有一次抬水往回走,恰遇大雨傾泄,到離家近的那條溝時,溝底已是小河了,路滑得差點兒讓河水沖走了我們,幾乎是抱著水桶往上爬,等折騰到家,水桶里也基本沒水了。

  上世紀80年代初,水利部門用水車保障生活用水。再后來,國家“121”集雨節灌工程,使孩子們終于告別了尋水、抬水的苦差。特別是實施的“母親水窖”“慈善水窖”工程,使山區告別了缺水的苦惱?,F在,自來水都通到我鄉下的家,真使人感慨萬千!

  列車繼續前進著。一個小女孩喊:“媽媽,我的作業已經寫完了,爺爺是開車接我們嗎?”這又勾起了我的心思,想起了我童年上學的不易。

  記得40年前那個偏僻的村莊里,重男輕女。我父親開明地送我到村八年制學校讀書,誰知兩個弟弟整天在家嗓子都哭啞了,僅僅上了一周學的我,只好輟學在家照看弟弟。1977年春暖花開時,伙伴們背著書包去上學,我羨慕極了,哭鬧著也要去上學,父親不得已同意了。這時候我已經11歲了,上一年級自己都嫌丟人,又鬧著直接上了三年級,學習中遇到的困難就可想而知……好在學年結束時,我以班級第一的總成績升入四年級,并保持到初二期末。1982年,家鄉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,雖然農活很多,但父母不想讓我再次輟學。初三畢業那年,我以本校應屆生第一的成績考入了師范,父親露出了自豪的笑容。

  而如今,女孩子上學是很正常的事,學生考上研究生的比例,都比當年我們考上師范的比例高。孩子們不但能順利上學,還享受各種優惠政策,衣食住行都不用愁,學校蓋起了學生公寓,引來了自來水,用起了煤氣灶,或者直接是在有補助的食堂吃飯……真是今非昔比呀!

  “各位旅客,列車前方到站——通渭站”,隨著乘務員悅耳的報站,微信也顯示,家人已開車等候在火車站外。我收回思緒,開心地笑了。

附件下載:

相關推薦

手机股票软件